【央企楷模】蔡斌:勇做“一带一路”践行者

来源:大发彩票手机版 时间:2018-10-11

天还没有亮,阿拉伯海风夹裹着淡淡潮湿,向北海岸阵阵袭来。也就是在5个小时前,卡西姆港燃煤电站经巴基斯坦中央购电局签署的批准函,于2018年4月25日0时0分正式进入商业运行。

虽然,这里高温、高盐、高湿的气候环境,曾让他的鼻炎频频复发,因呼吸不畅而不时抬起双臂。今天,呼吸比往常似乎轻松了许多,他沿着熟悉的路线,对满负荷运行电站进行着“巡视”,脑海里又对它进行了一遍梳理,让记忆安放的妥帖些。

蔡斌,中国电建海投公司副总经理兼巴基斯坦卡西姆港发电有限公司总经理,这座傲然屹立的现代化电站,是他和几千名中巴两国员工共同奋斗的成果。3年了,当梦想照进现实,中巴经济走廊新添璀璨明珠一颗,他的身上又多了份岁月沧桑和风雨磨砺的痕迹,肩周炎隐隐作痛,高血压长期服药,天际线不断后移,最后不得不剃了光头,但他依然精神抖擞,步履铿锵。

三十载电建生涯,二十年海外漂泊。蔡斌主持建设10余座大型国际水利水电和火电工程项目,总装机容量超1000万千瓦,他总是在关键时刻扛起了千钧重担,如同老黄牛般脚踏实地,埋头耕地,又犹如海燕般翱翔在时代的风头浪尖。

跟他接触过的所有人,都曾被他“折腾”得不轻,但所有人又都在佩服他、心疼他:生来一副铁肩,倾注满腔热血,人生当应如此,执意追寻光明。

打开国际视野

蔡斌的父亲是从朝鲜战场下来,转业到湖北水利厅的新中国第一代水电人。1985年,蔡斌子承父业, 走向高山峡谷、大江大河,职业生涯起步的第一个十年,全都奋战在最艰苦的施工一线。

二滩水电站,这座位于四川攀枝花市雅砻江畔的水电站,被誉为国内的首个“国际项目”。1991年,已工作6年的蔡斌被派往二滩施工现场,担任洞挖部洞挖科副科长,在地下30米,开启一段不寻常的经历。

  蔡斌的搭档,是德国霍尔兹曼公司工程师帕铂罗·梅尔。“帕铂罗,是标准的德国人,他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以及对职业的高度忠诚,深深的教育了我,影响着我。”每当谈到这位20多年前的“洋老师”,蔡斌至今感念在心。

帕铂罗·梅尔同样对这个小自己8岁的中国小伙赞赏有加。“Mr. Cai,勤奋好学,严谨细致,跟我们德国人非常投缘,是我最得力的帮手。”

每天早7点入洞,晚上7点出洞,12小时满负荷工作状态。蔡斌和帕铂罗·梅尔每天都要对地下工程所有工作面细致排查,一个不漏,全部到位。下班前,每个工作面的详细进展,全面准确无误填写入《施工日志》,包括每个工作面布孔情况、爆破效果情况、实际用工情况、设备、耗材、进度,这项心思缜密的工作至少需要1个多小时。

也就是在二滩的3年多时间里,蔡斌养成诸多受用终身的工作习惯、学习态度和先进理念,树立起兢兢业业、追求完美,要做就做最好的职业操守。

现在,人们走进蔡斌的办公室,不论环境如何恶劣,工作多么繁忙,室内总是一尘不染,办公桌上永远是井井有条,这全是蔡斌一人打扫收拾。

“每天至少提前一小时到达办公室,可以静下心来处理文件,同时可以获取信息,深入思考,明确重点,等到上班时间,各种汇报、请示、安排等工作接踵而至,一天的工作可以有序开展,忙而不乱。”

就是在二滩,蔡斌练就了自己的英语水平,实现了无障碍交流,可以用英语书写技术方案和商务文件。即便是这样,二十多年来,蔡斌每天坚持听CNN、BBC,做到了拳不离手,曲不离口。

更为关键的是,在二滩与帕铂罗•梅尔等外国专家的合作,让蔡斌和中国的水电建设者们,第一次获得欧洲发达国家在水电站工程管理方面的先进经验,特别是其管理理念和思路,使得中国水电行业施工技术和装备水平,从“小米加步枪”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层次,对后续的小浪底、三峡工程起到重要的承上启下、示范引领作用。

地下鼹鼠般的工作,虽然是披星戴月,两头看不到太阳,但蔡斌的职业前景已经被照亮。从四川二滩出发,蔡斌开始踏出国门,先后参建了尼泊尔齐来米水电站、叙利亚迪什林电站项目、马来西亚巴贡水电站以及老挝南俄5水电站。他相信:推开了一扇不曾开启的窗棂,在风雨过后,看到必然是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

情满南欧江畔

这是一条多彩的水系。生活在青藏高原的藏族人相信,唐古拉山北麓的群山都是圣山,这里淌出的水最终被称为澜沧江-湄公河。这条全长4909公里的河流,是世界第六大河流,也是亚洲最重要的跨国水系,大河流经的地域范围,串联起中国、缅甸、泰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六个国家。

老挝,中南半岛北部唯一的内陆国家,却蕴藏着湄公河60%的电能储备,全国200公里以上的河流有20余条。同饮一江水,共唱友谊歌,使得老挝成为中国电建最早涉足的海外市场之一

南欧江,作为湄公河左岸老挝境内最大的一条支流,南欧江流域面积25634平方公里,河道全长475千米,天然落差约430米,水能指标优良,且位于老挝人口相对密集、发展速度较快、电力供应紧缺的北部,是老挝政府极力推进开发的水能资源基地之一。

早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俄罗斯、挪威等国家的咨询公司,以及中国的多家咨询公司,就南欧江水能开发先后提出过诸多规划方案,但这些方案大多基于形成高坝、大库进行规划,对老挝的国情、民情和国民经济现状及发展考虑不够充分,始终未获老挝政府的批准。

“一库七级”,这是历经四次推翻,蔡斌和他的团队最后优化形成的设计方案。一座水库,七级电站,这将使全流域效益凸显,发挥流域性梯级电站联动调节作用,以最少的移民搬迁、最少的耕地、林地淹没损失、最小的环境影响,取得最大的政治、经济、社会、环境等综合效益,实现可持续发展。

该方案规划的全梯级电站总装机容量1282兆瓦,多年平均发电量约52亿度电,总投资约28亿美元。分两期开发,一期先开发二级、五级和六级电站,其余电站作为二期建设开发。

此方案一举赢得了老挝政府的认可!中国电建成功获得了整条南欧江流域的开发权。这是迄今为止老挝政府授权外国公司在其境内开发整条河流水能资源的首例,在老挝也可能是最后一例。

2012年10月,南欧江一期二、五、六级三个电站同时开工建设,点多面广,战线拉长,电站类型各异,坝型不同,再加上山高林密,这些都给施工带来了巨大难度。

当然,作为老挝南欧江流域发电有限公司总经理的蔡斌,也有自己的底气和自信,这底气和自信来自身后的中国电建,以及它全产业链一体化的独特优势。

因为,中国电建将旗下最优秀的资源配置到了南欧江,项目勘察、设计、施工、监理、制造、运营等参建单位均为电建集团的骨干企业,各参建企业充分发挥各自的技术、管理和建设优势,以实现强强联合,打好南欧江开发建设之战。一时间,各路诸侯南欧江畔摆战场,盔明甲亮,兵强马壮。

作为项目前线总指挥,蔡斌除了在万象处理一些事务性工作外,大部分时间采取“走动式管理”在三个电站间奔波,随时到各梯级电站检查、督导,累了就在车上眯会儿,困了就来上一杯老挝咖啡。

2013年,两次超标洪水突袭而来,蔡斌第一时间驱车奔赴现场,亲临指挥,果断决策,组织参建各方应急措施到位,未发生人员伤亡、设备损失、围堰溃堤、洪水漫堤等事故,保住前期的建设成果,为工程建设顺利实施取得抗洪抢险重大胜利,确保了南欧江一期项目在进度、质量、安全、投资等全方位目标按期实现。

当人们问起,如何准确研判应对两次超标洪水时,他总结到:职业素养要靠日积月累,同时需要敬业精神和全身心的投入,这是做成任何事情的基本条件。

筑梦丝路霞光

占芭花开,4月里的琅勃拉邦,是一年里最美丽的季节。2015年4月,经过近3年的苦战,南欧江流域一期工程已经进入最后的设备安装和调试阶段,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蔡斌已经开始筹划建设转入运维的工作了。

这一年,蔡斌已经51岁了。老话说,50知天命,一生东奔西走,四处漂泊,从未在一个地方安稳的待过,对于倾注了太多心血的南欧江梯级电站,蔡斌对未来充满着些许期待。

然而,命运给蔡斌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4月16日傍晚时分,电建海投公司董事长盛玉明给蔡斌打来电话,让他马上赶赴巴基斯坦,接管卡西姆港燃煤电站项目。

三年后,当蔡斌再次回忆起那个场景时,仍然不禁感慨。“当时,正全身心投入准备南欧江发电事宜时,接到盛总的电话,我一时惊愕地说不出话拉来。隔行如隔山,搞了一辈子水电,陡然转行干火电,毫无征兆的重大转折让我有点懵。”

这又是一座怎样的电站项目呢?从意义上看,这是“中巴经济走廊”首个落地大型能源项目;从模式上看,中国电建与卡塔尔王室AMC公司按照股比51%:49%比例共同投资建设,作为混合所有制经济体制项目,开创了国有企业海外投资项目新模式;从装机上看,2台66万千瓦的装机,年均发电量约90亿,可满足400万巴基斯坦家庭用电需求;从投资上看,总投资约20.85亿美元,是中国电建目前最大的海外投资项目。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电建老兵,蔡斌责无旁贷,义无反顾!

然而,超乎想象的非传统安全形势,异常复杂的政治和投资环境,等待蔡斌的必然是一场“遭遇战”。

站在一片荒无人烟的海滩上,对面的阿拉伯海,就如同一座大山迎面压过来。不到3年的时间里,要在这里建设一座现代化的电站,这压力的分量足够大!

此时蔡斌脑海里苦苦思索的,并非是由水电到火电的转行,而是电建海投公司上下,时刻紧绷的还是那两个字:风险!

对于“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来说,风险管控永远是第一位的,中国企业海外项目折戟沉沙的案例不在少数。尤其是巴基斯坦党派林立,盘根错节,利益纠葛,错综复杂,再加上当地政府从未经历过这么大的项目,办理经验不足,还有模糊不清的法律条文,导致在国内简单的事情,在这里变得异常复杂。

在蔡斌和团队制定的项目负面清单里,200多项风险管控项目需要他们去逐一破解消除。

为了从根本上创造一个安全的施工环境,蔡斌开始奔波于巴基斯坦总理府、计划发展部、国家基础设施委员会、国防部以及信德省警察局,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和国家能源局领导也先后多次出面协调,加快人防、物防、技防的投入和进度,确保在巴员工人身财产安全。

同时,工程只有两年半的施工周期,这对于2×660MW的燃煤电站来说,即便是放在国内,也是相当紧张,更何况在巴基斯坦环境、物质乃至安保形势都如此贫乏和严峻的地方。

没有施工电源,只能用柴油机一度一度去发;没有施工生活水源,那就用车一辆一辆去拉。从开工建设的那一天起,蔡斌和他的团队就不得不自力更生,白手起家。

不等不靠,自强不息。根据水电与火电的特性和共性,蔡斌既借鉴经验又摒弃桎梏,以电建集团内设计、监理、施工、装备、运行等优势力量,从全产业链的整体协调推进,从设计、采购到施工建造一齐发力。

踏平坎坷成大道。在此后的日子里,蔡斌和他的团队积极应对并有效解决了土地注册、调试132KV线路、外送500KV线路等项目外部一系列重大难题和风险,全部按期或提前完成重要里程碑节点目标。

2017年11月10日,首台机组发电,提前了50天;2018年1月15日,第二台机组发电,提前了74天;2018年4月25日正式进入COD,比政府约定的时间提前了67天。

现在,巍峨矗立的卡西姆港燃煤电站,不仅是“中巴经济走廊”上的标杆项目,还是卡西姆港的标志性建筑,不再仅仅是一座发电站,还是让人们生发联想与憧憬的地方。目前,这座现代化电站已累计发电接近60亿度,成为巴基斯坦电网的骨干电站,为400万家庭送去清洁能源,解决数千就业岗位,创造丰厚的税收来源……

蔡斌常说:我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员,是中国电建的一名职工。只是因为我,赶上了好时候,赶上了改革开放,赶上了恢复高考,赶上了中国企业“走出去”,赶上“一带一路”倡议,我愿意做新时代的奋斗者。

是的,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使命。回看走过的路、比较别人的路、远眺前行的路,正如习总书记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所说,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

蔡斌,每完成一个项目,便是一次答卷;每一次艰难抉择,也是一次答卷;每一次完美转型,更是一次答卷……

生命,为祖国澎湃,梦想,为时代燃烧。蔡斌的心里住着一个奋斗的灵魂,心中大我,以爱国之情、报国之志、卓越之才,每时每刻都在时代的答卷里奋笔疾书。